您所在的位置:长沙宣传网 > 文艺精品
聆听自然的音色 “移生映迹”陈胜工笔花鸟画展长沙举行
来源:长沙宣传网 | 作者: | 编辑:柳峥
| 2018-07-11 17:26:37

今日, “移生映迹——陈胜工笔花鸟画展”在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三楼开幕,共展出艺术家陈胜工笔花鸟画百余幅。

7月8日, “移生映迹——陈胜工笔花鸟画展”在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三楼开幕,共展出艺术家陈胜工笔花鸟画百余幅。

  7月8日,“移生映迹——陈胜工笔花鸟画展”在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三楼开幕,共展出艺术家陈胜工笔花鸟画百余幅,展览将持续至8月22日。

  陈胜的工笔画,设色浓丽、气派宏大、勾勒精细、敷染厚重,同时又有着野逸天真之境,流淌着自然的音色。看他的画,可以感受到梅花绽放的色泽,芙蓉压枝的娇羞,牡丹盛极的雍容,垂丝海棠与八重樱的怒放预示春色更浓,让人们在重享韶华喜悦的同时也能隐隐生出一种物哀之情。著名学者王鲁湘认为,陈胜的工笔画,有一种开阖自如的疏朗气象,同时鲜嫩润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艺术家陈胜。

艺术家陈胜。

  在技法上,展出作品表现了陈胜对传统重彩技法的传承和创新。中国画重彩与淡彩不以画面用色浓淡深浅为标准,而以所用颜料为标准。以植物性原料加工成的颜料统称“水色”,以矿物质原料加工成的颜料统称“石色”,使用石色为主的中国画成为“重彩画”。传统方法中矿物色基本不互相调和,也较少分染、接染,因此容易有皲裂和剥落的隐患。在陈胜的探索和实验中,逐渐恢复画家自制矿物颜料,同时试验不同矿物颜料的调合。这样画出来的画,色彩薄而效果厚,更利于作品长久保存。

著名主持人汪涵参观画展。

著名主持人汪涵参观画展。

  展览主题 “移生映迹”是对出自清人画论中的词汇的改造,本意有评价作品生机勃勃的意思,在此指在创作中营造趣味与意境,表达万物生机。展览还展出了陈胜的部分写生手稿。陈胜从学画之初就一直坚持从写生中收集素材、从写生中推敲构图、从写生中锤炼造型的创作方法。此组写生手稿正是对展览主题的再次印证。

著名主持人王燕主持画展开幕式。

著名主持人王燕主持画展开幕式。

  此次展览由长沙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长沙文化艺术展览中心(长沙美术馆)、嘉乐轩、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承办,长沙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长沙市文物局、长沙市博物馆、秦宝斋协办。

  艺术家简介:

  陈胜,男,回族,1976年2月生于陕西宝鸡。1997年移居湖南长沙从事美术工作。2010年9月至北京现代工笔画院高研班学习。2011年9月至南京艺术学院学习,师从江宏伟教授,2014年6月获艺术硕士学位。现为自由画家。

  作品先后参加:

  2004年 北京《全国第二届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并获优秀奖;

  2004年 湖南长沙《纪念建国55周年湖南湖南省优秀美术作品选》;

  2006年 湖南长沙《湖南工笔画新作展》并获优秀奖;

  2006年 辽宁•北京《全国第六届工笔画大展》;

  2007年 湖北武汉《第四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

  2007年 辽宁•广东《全国小幅工笔重彩作品展》;

  2009年 湖南长沙《纪念建国60周年湖南湖南省优秀美术作品选》;

  2009年 湖南长沙《新中国湖湘书画艺术成就》;

  2010年 湖南湘潭《湖南省工筆畫探索展》并获优秀奖;

  2010年 辽宁盘锦《“春光美”2010全国工笔花鸟名家邀请展》;

  2010年 辽宁盘锦《第二届“春光美”2010全国工笔花鸟名家邀请展》;

  2011年 江苏沭阳《全国书画百家作品展》;

  2012年 湖南长沙《画道潇湘——湖南省中国画学会成立作品展特辑》;

  2012年 湖南长沙《丹青引——湖南省中国画学会精品推荐》。

  曾举办个人作品展:

  2010年4月 长沙兴兰堂《轻翎浮翠—陈胜工笔花鸟画作品展》

  著述:

  2010年1月 湖南美术出版社 《轻翎浮翠—陈胜工笔花鸟画作品集》;

  2018年5月 湖南美术出版社 《移生暎跡—陈胜工笔花鸟画作品集》。

  自然的音色 ——陈胜的工笔花鸟画

  文|江宏伟

  都市的文明、都市的生活、都市的节奏改变了我们的视觉态度与心理反映。在绘画形态上,样式不停地翻新,物象的夸张与非自然状态重组,强调主观的观念意识逐渐成为一种风尚流行起来。这一形态在传统的工笔画中也不例外。

  鸚鵡玉蘭

  紙本,高五七點七厘米,寬九二點五厘米,二〇一二年二月

  款識:壬辰歲首陳勝製於金陵

  鈐印:陳 陳勝詩畫 輕翎浮翠

  或许,过去的视觉经验是通过人与自然的关系,更多的是通过观察自然,在感受大自然无穷美感的基础上,激发人们表现的欲望。大自然作为一个母体,他的缤纷多彩吸引我们去关注,去体验。我们描绘自然的过程中,也是在寻找绘画语言与绘画形式来揭示自然美感的过程。

  雙荷圖

  紙本,高四六點二厘米,寬六八厘米,二〇一七年九月

  款識:丁酉陳勝

  鈐印:陳勝之印 上聞堂 盂規苑

  陈胜生活在远离都市中心的郊外,处在自然的怀抱中。物态的更替,四季的变换,无时无刻不触动着他的视觉,他也在不停记录与描绘的过程中,思考着体验与表达的关系,这种思考静悄悄地与身边的自然密切的联系着,交融着,并且在传递自然的讯息中感悟着时光流逝,在悉心的描绘中体察着花事的变换。

  月月鸚歌

  紙本,高四六點二厘米,寬五七點三厘米,二〇一七年九月

  款識:丁酉仲秋陳勝寫生

  鈐印:陳 陳勝詩畫 盂規苑

  在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鸟类馆,当周围簇拥着几百个不同国家的儿童等待十九世纪美国自然文学家巴勒斯这位高龄老人讲演时,巴勒斯却出乎意料地说:“每逢参观博物馆,我有一种参加葬礼的感觉。”“一只被做成标本的鸟,已经不是一只鸟了……不要去自然博物馆寻找自然,去自然中看麻雀在头顶上飞旋,听海鸥的叫声,只有你能伸手摸得到的,呼吸到的自然才是真正的自然。”

  霜林仙鹿圖

  紙本,高九二點六厘米,寬四三點二厘米,二〇一七年五月

  款識:陳勝

  鈐印:陳勝之印 盂規苑 上聞堂

  如今高速发展的都市文明已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与思维模式,不断更新的科技革命拓展我们的认知范围,然而,我们在获取各种纷杂资讯的同时,也失去平静的心态。我们的时间被各种层出不穷的新发明、新事物所分散与分割,我们在获得大量物质便利的同时也卷入了更贪婪的物欲旋涡。心灵的焦虑让我们逐渐疏远了大自然。扪心自问,我们还能彻底悠闲地在自然中漫步,驻足聆听鸟的鸣叫,观看花开花落吗?我们还有安详的心境回到手摸得到的真正的自然吗?换句话说我们还能摆脱铆足劲的进步,安然地做一回适性的落后吗?

  栀子鸚鵡

  紙本,高四三點三厘米,寬九二點八厘米,二〇一四年六月

  款識:日暖天漸長,蠶眠麥入倉。榴花紅似火,槐子緑上窗。鄰院聽鸚語,隔墻沁濃芳。鴛夢覺來後,猶聞羽上香。甲午初夏寫階前栀子花并補鸚鵡一雙,陳勝製於金陵湯山客寓窗下。

  鈐印:陳 陳勝詩畫 陳勝圖畫之記 盂規苑

  陈胜全家几年前坦然定居南京郊区,儿子也随之在镇上上学,课余能看老农种植,到山林采果,到草间觅虫。花木葱郁,田园山色,野趣盎然。大自然或许更能润泽成长的心灵。

  陈胜时常与我沟通的话题同样是自然的音讯,生态园的牡丹含苞了,村落旁有一片木芙蓉红白相杂,水塘边菖蒲才冒尖,黄鸢尾却已盛放。

  溱洧瀏清之二

  紙本,高四二點五厘米,寬四三點九厘米,二〇一七年十一月

  款識:丁酉陳勝。

  鈐印:陳勝之印 上聞堂

  而陈胜更像忙碌的蜜蜂在花间枝头流连,通过他笔底的组合与调配呈现出一幅又一幅洋溢着自然芬芳的画面。我们可以在他的画面中感受到梅花绽放的色泽,芙蓉压枝的娇羞,牡丹盛极的雍容,垂丝海棠与八重樱的怒放预示春色更浓,让我们在重享韶华喜悦的同时也能隐隐生出一种物哀之情。

  黄菊紅葉

  紙本,高一三一厘米,寬三三厘米,二〇一五年十二月

  款識:蘋風伴我入江村,又見湖熟百畝金。雍容宜宿硃砂帳,也教蛺蝶錯認春。乙未初冬陳勝寫湖熟黄菊紅葉并補題俚句一絶。

  鈐印:陳 陳勝詩畫 盂規苑

  在自然的面前,无论人类有多么奇特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但人毕竟是自然的产物,这一属性是无法改变的。

  陈胜始终在聆听自然的音色,在他心中与笔底也始终流淌着自然的音色。

  二O一七年三月于东湖丽岛